长沙[更换]

400-999-0138

首页 > 教育资讯 > 正文

敢于向孩子承认错误,是比陪伴更好的教育方式!

2019-08-31 16:07:08

纽孚教育,对一辅导

父母敢于承认错误,孩子才会主动向父母表达内心的想法,才不会压抑自己,杜绝了抑郁症的发生。

01

在一期综艺节目《放学后》中,一位妈妈陪女儿做作业,女儿做完了给妈妈检查,妈妈要求她自己检查一次。

女儿拒绝检查并声称自己肯定不会错。妈妈就说:“错了要重做一遍,反正有错就要改。”

女儿却不肯重新再写一遍,于是母女俩争执了起来。

妈妈说,我们都说好了的。但其实妈妈跟女儿商量时,女儿并没有同意妈妈的做法。

所以女儿发了脾气并哭着说:“为什么要错一道题就要做一遍?”看着哭闹的女儿,妈妈的脾气也上来了,用手推着孩子的脸质问:“哭什么哭?”

争执了许久,妈妈先服了软:“我们现在不发脾气了。”并向女儿道歉:“我不是故意发脾气的,我道歉。”

在妈妈承诺不再发脾气,会好好跟女儿说后,两个人才缓和了关系,孩子也破涕为笑。

后来兰海老师也觉得妈妈这个时候认错,是对的。

兰海老师说,爸爸妈妈给孩子做的道歉,有特别大的价值,让孩子觉得自己会更宽容,孩子知道了,他给别人道歉时也会真诚。

孩子学会真诚地给别人道歉,对其自身成长,对将来踏入社会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如果你做错了,请及时地向孩子认错,才能及时地缓和你们的亲子关系,父母会认错,对孩子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,言传身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

02

知乎上有人问:父母做错事该不该向孩子道歉?

网友栗十二说:“我认为是应该的,父母的言行举止对孩子的影响真的是巨大的。我一直觉得我从父母那里学到的最可贵的品质就是好好道歉。”

深以为然。能够勇于承认错误并道歉,本身就是可贵的品质,而能够勇于像孩子道歉的父母,是孩子一生的幸运。

我有个邻居,在他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离家出走了,父亲带他一个人生活。父亲平时都是用打骂的方式来管教他。

有一天,他到隔壁村偷别人的西瓜,被人抓了。父亲把他领回家后就开始对他一顿暴打。

他哭着对父亲说:“你整天除了喝酒还是喝酒,有管过我的死活吗?我饿了,没有人做饭给我吃,所以我只能去摘别人的西瓜吃。”

所有人都会以为父亲会道歉,可是父亲只是死要面子地责骂儿子:“你还强词夺理,再说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后来儿子长大了,有一天,儿子喝醉了,跑回家叫嚷着要打自己的父亲,被邻居阻拦后,高大的儿子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,开始控诉自己对父亲的不满。

他流着泪说:“小时候,你只知道喝酒,喝醉了就打我骂我。我告诉你我饿所以才偷西瓜,你还是没有因为自己平时不做饭给我吃道歉,从你暴打我时,我就开始恨你了。”

父亲听了也泪流满面,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来。儿子带着绝望的语气,继续说道:

“如果当时你向我道歉,或许我就不会恨了。可是你没有,所以我恨到现在。”

如果父亲当时知道真相后,主动承认错误,承认自己对儿子不关心,并道歉,儿子就不会恨,也就没有儿子想暴打父亲的事情。

在日常生活中,很多父母都会与孩子产生矛盾,尤其是在叛逆期,矛盾更会经常发生。

发生矛盾不可怕,可怕的是父母不愿意为自己的错误向孩子道歉,导致孩子怨恨父母,影响其健康成长。

戴尔卡耐基在《人性的弱点》一书中说,你永远不会因为认错而引来麻烦,只有如此才能平息争论,引导对方也能同你一样正确公正宽容,甚至也承认他或许错了。

父母认错,孩子也会效仿其行为,在面对别人时,心里充满宽容,也会主动别人认错。

03

在综艺节目《妈妈是超人》中,胡可的育儿方式受到很多人地推崇。而胡可育儿的方式之一就是懂得向孩子道歉。

有一次,胡可在安吉上学时带小鱼儿去体检,因为小鱼儿不是很配合体检项目又多,就来不及接安吉放学。

安吉等得太久,开始闹情绪,甚至在给妈妈打电话时,发脾气哭起来,并生气地说:“我不想等你了,你什么时候才来。”

等到胡可去接安吉时,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。看到妈妈,安吉赌气不理胡可。

胡可赶紧走过去,先是跟安吉套近乎,夸安吉的画画得好看,再道歉:“今天带弟弟去体检了,所以耽误时间了,对不起。”

安吉听到妈妈的道歉,马上就原谅了妈妈,并送给妈妈一幅画。

瞧,小孩子的心是多么的柔软,只要你道歉,他就会立马原谅你,因为他的真的爱你啊。

我有个七岁的女儿,有天去洗澡半个多小时都没有出来,我害怕她出事,就去看看。我推门进去,然后就看见她正在拿着杯子和纸巾玩水。

我生气地责骂了她几句,她的眼泪就蓄满了眼眶。看着她委屈的样子,我改变了语气,柔声问道:“你刚才在做什么呢?能告诉妈妈吗?”

她委屈地说:“我在做实验,姐姐说纸巾放在杯底后,再把杯子放进水里,纸巾不会湿,我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。”

听完我弯下身,抱着她,跟她道歉:“宝贝,对不起,妈妈不应该不问缘由地骂你,你原谅妈妈好吗?”

在我保证陪着她做实验后,她才开心起来,并真诚地跟我说:“妈妈,谢谢你。”其实,我在心里也一直很感激女儿们给我带来的成长,让我修炼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戴尔卡耐基在《人性的弱点》一书中说,你如果在别人责备你之前就承认错误,对方想要说的话你也替他说了,他就没有话可说,那你有99%的机会获得他的谅解。

胡可在安吉责备之前,先承认了错误,安吉听着真诚的道歉,自然就轻易原谅了妈妈。父母敢于承认错误,孩子内心的纠结就得到释放,下次再遇到不满,孩子才敢跟父母表达内心的想法。

04

在家庭关系中,很多人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孩子应该跟父母道歉,难道父母就没有错吗?

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父母当然也会犯错,犯错了当然需要道歉。那么作为父母该如何向孩子道歉比较好呢?下面几点建议,可供各位家长参考:

首先,成为孩子的榜样。

有人说,孩子是父母的镜子,父母是孩子的榜样,我们是孩子的父母,更是孩子的老师,在各方面都是孩子学习、模仿的对象。

作为父母,要敢于承认错误,并真诚地道歉,孩子才会有样学样,孩子有错时,孩子才会向别人道歉。

教育专家张振鹏说,父母对自己的行为是否负责,会直接影响孩子的人品和性格,要培养孩子的责任感,父母一定要以身作则,为孩子树立榜样。

其次,道歉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。

一是当面道歉。如果当时就知道自己是错误的,最好是马上当面道歉。二是语音和视频道歉。遇到叛逆的孩子,有些是不愿意当面听你道歉的,这时我们就可以录语音和视频给孩子听和看。三是书信道歉。我们也可以写封信,等孩子去上学后,放在孩子书桌上,孩子一放学就会看到,他就会感觉到我们道歉的诚意。

最后,道歉的态度要中肯。

比如道歉时不能笼统地说:“我想我错了”“我应该错了”,而应该中肯地说:“对不起,妈妈错了,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发脾气,妈妈刚刚情绪失控了,不是你的错,请你原谅我,好吗?”

只有你道歉的态度够诚恳了,孩子才能感觉到你的诚意,才会打心底里地原谅你。

父母要能认识到,敢于向孩子承认错误,是比陪伴更好的教育方式。父母敢于承认错误,孩子才会主动向父母表达内心的想法,才不会压抑自己,杜绝了抑郁症的发生。

05

更多故事送上——

抬头辩解,不如低头认错

范纯仁,北宋大臣,人称“布衣宰相”。范仲淹的二儿子。虽然范纯仁在文学方面的造诣不及父亲,却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气度。

一代大儒程颐与范纯仁素有交往。一天,程颐去拜访刚刚卸任的范纯仁,谈起往事,范纯仁显得十分怀恋自己当宰相的时光。

程颐不以为然,直言不讳道:“当年你有很多事情都处理得不妥,难道不觉得惭愧吗?”范纯仁不知程颐所指何事。程颐解释说:“在你任相的第二年,苏州一带发生暴民抢粮事件,你本应在皇上面前据理直言,可你却什么也没说,导致许多无辜百姓受惩罚。”范纯仁连忙低头道歉:“是啊,当初真该替百姓说话!”程颐接着说:“在你任相第三年,吴中发生天灾,百姓以草根树皮充饥。地方官员报告多次,你却置之不理。”范纯仁愧疚无比:“这的确是我失职!”此后,程颐又指出了范纯仁的许多过失,范纯仁都一一认错。

事隔多日,皇帝召见程颐问政,程颐畅谈了一番治国安邦之策,皇帝听后赞叹不已,感慨地说:“你大有当年范纯仁的风范啊!”程颐不甘心皇帝将自己与范纯仁相提并论,忍不住问:“难道范纯仁也曾向皇上进言过?”皇帝命人抬来一个箱子,指着说:“里面全是范相当年进言的奏折。”程颐似信非信地打开那些奏折,这才发现自己前些天所指责范纯仁的事情,其实他早就进言过,只是因某些原因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罢了。程颐红了脸,第二天专程登门道歉。范纯仁哈哈大笑:“不知者无罪,您不必这样。”

范纯仁曾自我总结:“懂得恕人,受之不尽。”恕,是用宽恕自己的心来宽恕别人。面对他人莫须有的责备,与其抬头辩解,不如低头认错。谦卑地认错,往往比桀骜地辩解更加有力。

爱因斯坦勇于认错

1917年,爱因斯坦发现广义相对论方程的宇宙解不稳定,据此宇宙要么收缩要么膨胀,这与当时天文学界流行的稳态宇宙说相抵触。为解决此问题,他在方程中加了一个宇宙常数项,使其宇宙解变为稳定。

不料美国天文学家哈勃在1929年通过天文观测,发现宇宙是在膨胀。爱因斯坦在事实面前坦然认错说:加入宇宙常数项是“一生中最大的失误”。此事在他身后又有戏剧性发展,容后再议。

爱因斯坦完成广义相对论后再接再厉,致力于探索万物之理“统一场论”,终其后半生矢志不渝。在当时基本粒子实验数据不足的条件下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爱因斯坦知难而进,屡败屡试。

1929年他又提出一个万物之理新版本。那时他的广义相对论预言早就为天文观测证实,头顶诺贝尔奖光环的爱因斯坦声誉如日中天,成为举世闻名的科学明星。万物之理新版本消息透露后,媒体大肆渲染。《纽约时报》头版耸人听闻的标题:“爱因斯坦将所有物理学归结为一个定律”。

《时代》杂志进行专访,以他的相片作为封面。其他报刊纷纷跟进,对爱因斯坦的崇拜达到宗教狂热。但科学不是靠吹捧出来的,理论必须言之成理持之有据,才能为同行科学家所承认。具有“上帝之鞭”雅号的29岁青年物理学家泡利敢于挑战权威,他对爱因斯坦说:你的这个理论是纯数学的,与物理现实无关。

他预言:“在一年内你会放弃。”爱因斯坦果然不到一年就放弃了这个新版本。但他并未死心,在1931年1月和10月又提出两个更新版本的万物之理,不幸也都以失败告终。爱因斯坦终于公开认错,他戏谑地对泡利说:“到底还是你对,你这个小淘气!”那时泡利尚未得诺贝尔奖,爱因斯坦在这位年轻后辈面前坦然认错,体现出虚怀若谷的大师风范。

在和玻尔等人的论战中,爱因斯坦说过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:“我不相信上帝在掷骰子。”意思是他不赞成量子论几率解释。在长述二十多年的论战过程中,爱因斯坦坚持此立场。但越来越多的精确实验证明量子论的结果正确,使之成为有史以来最精确的理论。在事实面前,爱因斯坦有所省悟,他在1953年10月12日致波恩的信中表示支持几率解释。

人们盛赞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方程的真和美,殊不知他在十年探索过程中屡遭挫折,迷途知返,不断改正错误,最终才得到正确的方程。“失败为成功之母”,此之谓也。

语云: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。意思是君子犯错无损其光辉,但有一前提,必须认错改过。爱因斯坦深谙此理,身体力行。

普京学会认错与反省

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小时候很顽皮,有一次和一个男孩子发生争执,出手打人家,结果自己反被揍得不轻。

普京回忆说:“这件事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堂人生课,因为从中我获得了许多教训与认识:第一,事情起因缘于我。当时,那孩子只是和我说了一句话,而我却用强硬的语气把他顶回去了,所以我挨打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第二,如果当时和我说话的人长得壮实些,我应该会收敛自己,而那孩子看上去十分孱弱,我才觉得完全可以对他动粗。所以不管什么时候,其实都不可以随便小看和挑衅别人。”

与人打架,谁都经历过,但能从打架事件中总结出经验教训,懂得认错,懂得反省的,又有几人?或许,这便是普京获得巨大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生活中真的是处处皆学问,就看你是不是一个有心人。如果有心,你可以成为下一个普京;如果不用心,那么最终你顶多成为见证他人成功的观众。

06

我们为什么死不认错?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认错这事,越来越难了。而且,越是地位高的、名气大的、粉丝多的,认错就越难。要么矢口否认,要么一声不吭,要么倒打一耙,要么把水搅浑,甚至把质疑他的人统统说成是“文化杀手”。痛痛快快说声“对不起,我错了”的,几乎没有。就算有,也凤毛麟角,屈指可数。

于是国人感慨:这究竟是怎么了?

感慨也很自然。因为我们的文化传统,似乎很鼓励认错。谁不知道“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(蚀)焉”?但不知是否有人想过,这其实要有资格。资格,就是“君子”。在孔夫子的时代,君子首先是贵族,即“君之子”。其中地位高的,是“王子”(天王之子)和“公子”(公侯之子)。

最低一等,也是家君(大夫)之子。这就是“士”,也叫“士君子”。这样的人,犯了错误,当然都看得见;改正错误,当然都崇敬他。如果是“小人”(庶人、平民、普通老百姓),犯了错误,有可能“人皆见之”吗?不可能。改正错误,有可能“人皆仰之”吗?不可能。

秦汉以后,贵族慢慢地没有了。最后只剩下两个等级:皇帝和臣民。于是,皇帝以外,包括官员,所有人都没资格认错,只能“认罪伏法”。甚至没有罪,也要声称有罪,比如上奏时口称“诚惶诚恐,死罪死罪”。

无罪而称死罪,哪有真实可言?不过是一种“姿态”。真正有了错误,也不会有人去认。结果,认罪也好,认错也好,都变成了“表演”。

表演最“出色”的,是皇帝。因为只有皇帝,才有资格认错。方式之一,则是在遭遇自然灾害时下“罪己诏”。这看起来是“严以律己”,实际上是“自欺欺人”。闹地震发洪水,是因为皇帝“失德”吗?你说这是谦虚还是自夸?

有趣的是,这样一种表演,到了四十年前“斗私批修”的时候,就成了全民性的。因为所谓“斗私批修”乃是一场全民的“道德运动”,旨在把所有人都打造成道德意义上的“君子”。于是,每个人都在“灵魂深处闹革命”,每个人都在“狠斗私字一闪念”。

当然,每个人也都要检讨自己,批判自己,甚至痛骂自己。那些把自己骂得最凶的,往往能得到领导表扬、群众肯定,在掌声中体面地下台,甚至成为帮助别人的“先进分子”。那可能是中国人最肯“认错”的时期。只不过,事后想起,却是惊恐莫名和羞愧难言。许多人今天的不肯认错,就源于对那场运动的“心有余悸”。

事实上,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。批判自己固然是自我救赎的途径,逼人检讨也是搞垮别人的手段。因为一旦检讨,承认错误,就意味着“有了污点”,在气势上就“落了下风”。就算这会儿不整你,把柄却落到别人手里了,随时随地都可以翻出来,老账新账一起算。

这,大约就是中国人的“认错史”。由于这样一种历史,我们已经不肯认错,不敢认错,也不会认错。比方说,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该向谁认错。曾经有某官员私生活出了问题,检讨的话却是“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”。其实他那档子事儿,顶多对不起自己的老婆,跟党和人民有什么关系?这样“大而无当”的认错,一听就是“言不由衷”。

不会认错,也就不会道歉。曾经有某媒体,因“报道失实”向某机关道歉,其实这个机关,或者部门,或者单位,是靠纳税人的钱来维持的。纳税人的钱怎么花,有没有铺张浪费,媒体当然可以质疑,可以监督。就算报道不够准确,有误差,更正即可。即便要道歉,那也该对读者,哪有向监督对象道歉的道理?这是典型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

不会认错,也就不会批评,甚至不会提问。比方说,开口就问人家的动机,甚至预设一个“道德污名”,问人家是不是。同样,要为自己或自己人辩护,也是拿对方的动机做文章。其实动机这事,往往无法证明。既不能证实,也不能证伪,毫无意义。有分量的批评,都是摆事实、讲道理,或者看事实有没有出入,或者看逻辑有没有漏洞,然后“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”。可惜,这种方法,我们常常不会。

那么,我们何时才能学会认错?恕我直言,恐怕任重而道远。别的不说,面子这关,就多半过不去。

中国人的心理很奇怪。一方面,大家都知道“瓜无滚圆,人无十全”;另一方面,又往往不能容忍别人出错,更不能容忍别人挑错。在我们看来,犯错误是丢人的。犯了错误又被“揪出来”,就更丢人。这人如果还是政要、名流,是商海巨鳄、江湖大佬、学界领袖,那就丢死人了。不但自己丢人,还会连带亲朋好友、哥们姐们、徒子徒孙,一起没有脸面。

因此,不但自己不能认账,粉丝拥趸们也要一哄而上,百般抵赖,誓死捍卫。哪怕说得漏洞百出、逻辑不通,也得死扛着。死扛着也振振有词:对社会名流和成功人士的追究,会导致斯文扫地、体面无存,打击我们民族的自信心。

这可真是奇谈怪论!难道我们民族的脸面是纸糊的,一捅就破?难道我们民族的自信是塑料的,一烤就化?真金不怕火炼,事实就是事实,认不认,事实都不会变。不认,只能显得心虚;认账,则至少像条汉子。比较一下,哪个更体面,哪个更丢人?

可惜中国人的思维习惯,往往是反着的。事情还没有弄清楚,道德批判就先开始了。这样一来,谁还敢认错?只怕连账,都不敢认。“事实判断”都难如蜀道,“纠错机制”岂非侈谈?我们前面的路,还真不知道有多长。